水泥罐除尘器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罐除尘器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11节沉舟侧畔千帆过-【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59:54 阅读: 来源:水泥罐除尘器滤芯厂家

卫襄公在位时,政治上主要还是依附晋国。楚灵王会盟各国诸侯,他怕得罪了晋国,只好谎称有病不敢去参加。

襄公有个妾出身卑贱,但襄公很喜欢她。她怀了孕,梦见有人对她说:我是康叔,你怀的是个儿子,生下来要给他取名叫“元”,他是下任的卫国国君。这个妾对这梦很奇怪,就问别人康叔是什么人,孔成子告诉她:康叔是卫国的始祖。

孩子生下来果然是个男孩,她就把这梦告诉了襄公。襄公说:这是上天的安排。就给这个孩子取名叫姬元。因为襄公的夫人没生儿子,襄公就立姬元为世子。

用梦的方式为儿子争取君位,姬元的母亲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是真的做了个梦还是假的编了个梦只有天知道。但聪明的女人自有她达到目的的聪明方法。

襄公去世后,姬元继了位,就是卫灵公。

卫灵公继续奉行亲晋的外交政策。

灵公对音乐有些灵气,身边这方面的人才也比较多。其中比较有名的是师涓。在他继位的第五年,他带着乐师师涓专程去晋国参加“祁之宫”建成典礼。结果师涓和晋国的音乐大师师旷一番琴技表演引来一场怪风骤雨,吓病了晋平公也吓跑了卫灵公。

灵公回国后正值孔子离开鲁国来到卫国,这以后孔子几乎就是以卫国为“根据地”,顺心了就带弟子出去周游,遇到挫折了就回卫国调整。灵公对孔子十分敬重,时常请教,就是不用他本人做官,也不用他的思想治政。

灵公的夫人是宋国国君的女儿,美艳靓丽,灵公十分喜爱她。因为喜爱的过分就很“惧内”。夫人南子仗着受宠公开和宋国的公子子朝私通,原因很简单,因为子 朝是男中绝色,长的俊伟。这两美相爱胜过夫妇。南子嫁给灵公后生了个儿子叫姬蒯聩,成年后被立为世子。南子虽然成了卫灵公的夫人,但和子朝旧情不断。

卫国也有一个美男子叫弥子瑕,灵公十分地喜欢他。子瑕有时吃桃子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就喂给灵公吃,群臣十分鄙视,灵公却夸耀说:子瑕孝敬我达到极点了,连一个桃子都不肯自己吃,还要分给我一半。子瑕恃宠弄权无所不至。

灵公外宠子瑕,内惧南子。甚至为了讨好南子夫人,经常给子朝和南子相会创造机会,名声极差,灵公不以为耻,假装糊涂。儿子姬蒯聩对此深以为耻,想让自己 的家臣找机会刺杀南子。南子知道了这事就告诉了灵公,灵公把蒯聩驱逐出境,蒯聩就跑到了宋国去了,后来又跑到晋国投到了赵鞅门下。

蒯聩的出逃让灵公很不满,这一天他要到郊外游玩,就让小儿子姬郢驾车,灵公在车上对姬郢说:我要立你为太子!灵公本来以为姬郢会很高兴,哪知他回答说:我的才德不够,恐怕误了国家大事,君父还是另选他人吧!

过了不长时间灵公去世了。南子夫人下令立姬郢为太子继位,并对外声言这是灵公的意见。姬郢坚决不接受。表态说:逃亡的太子蒯聩有儿子姬辄在,他可以做储君,我是不会接受君位的。在这种情况下姬辄接了班,就是卫出公。

卫出公刚继位,晋国的赵简子就要护送姬蒯聩回国,又安排阳虎找了十几个人装扮成卫国人身着丧服假装来迎接蒯聩。这消息被他的儿子出公听说后,马上派兵在边境挡住了父亲,不准父亲入境,没办法,蒯聩只好退回宿邑住在哪里,蒯聩稳下来了,卫国的兵也就撤回来了。

这个时候是孔氏执掌卫的大权。姬蒯聩的姐姐嫁给了孔圉,生了个儿子叫孔悝,孔圉死后孔悝嗣为大夫执掌相权。

孔家有个家臣叫浑良夫,长得俊伟高大,孔圉死后,孔姬就和他勾搭成奸。孔姬知道蒯聩回不了国,就派浑良夫到宿地去问候他。蒯聩握着浑良夫的手说:你如果 能让我回国得了君位,我一定会让你富贵。浑良夫回来把这话告诉了孔姬,孔姬就又派浑良夫回到宿地,让蒯聩男扮女装进了都城,藏身在孔姬的家里。

姐弟见了面蒯聩奉献了一阵眼泪,感动的孔姬对弟弟说:国家的权柄由我儿子掌握,他现在正在公宫饮酒,一会儿回来我会威逼他让他帮助你。然后又安排勇士石乞、孟(yǎn)和浑良夫整装备兵预做准备。

过了一会孔悝带着醉意回到家中。孔姬把他召到面前问道:父母的族亲哪个更近?孔悝说:父氏亲族则叔伯近,母氏亲族则舅父近。孔姬说你既然知道舅父更近,为什么不让我弟弟回国?孔悝说:废子立孙,这是先君遗命,我怎么敢违抗呢?说完起身去了厕所。

孔姬让石乞、孟等候在厕所门外,孔悝一出来,就一左一右挟持住他说:太子要召见你!不由分说就把他拉上阳台来见蒯聩。孔姬站在蒯聩身旁喝道:太子在此,孔悝还不下拜!孔悝只好下拜。

孔姬逼问孔悝:你肯拥立你的舅舅为君吗?孔悝说:儿子惟母亲之命是从。孔姬让孔悝和蒯聩歃血盟誓。然后留石乞、孟守在台上,让孔悝下令聚集家兵由浑良夫率领去袭击公宫。

出公刚和孔悝喝醉了酒,想要就寝。还没睡下,听说发生兵变就忙派人去召见孔悝。身边的人告诉他,发动兵变的就是孔悝。

姬辄吓得收拾了些随身宝物,驾上轻车跑鲁国去了。群臣中有不愿意接受蒯聩的,也都四散逃亡去了。

孔子的学生子路,这时是孔悝的家臣。事发时他人在城外,听说孔悝被劫持,就进城来救。正遇到大夫高柴(也是孔子的学生)从城里逃出来。高柴对子路说:城 门已经关了,你又不是为政之人,这时何必去赴难!子路说:我是食孔氏俸禄的人,怎么可以对主人坐视不救呢?说完急忙奔向城门,城门果然已经关闭。守门的门 官对他说:连国君都出逃了,你还进城干什么?子路说:我讨厌那种食人之禄又避其所难的人。这时正好城内有人出来,子路就乘机进了城。

子路来到孔府大门前高声喊道:现在仲由在此,孔大夫可以下台来!

孔悝在府中高台上不敢应声。子路就要投火烧台。蒯聩害怕了,让石乞、孟操戟下台来杀子路。子路手里没有长兵器,就仗剑来迎,他哪是两个勇士的对手,石 乞一戟就砍断了他的帽缨。在两枝长戟的夹击下子路受了重伤,生命已经垂危了,子路还在有气无力地说:礼法,君子死的时候帽子不能歪斜,用尽全力扶正了帽子 就殉难了。

当时孔子也在卫国,他有几位学生也在卫为官,听说蒯聩做乱,他对身边的弟子说:高柴一定能回来,子路必然赴难而死。弟子问 他原因,他说:高柴懂得什么叫大义,所以会为全大义而自保。子路好勇轻生,争强斗狠,在生死时刻往往对自己所做之事的意义不甚明了就下决心,所以他必然愚 忠战死。

找工作

招聘

招聘网

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