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罐除尘器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罐除尘器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留下记录为这个陌生危险又美丽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1-01-03 01:44:59 阅读: 来源:水泥罐除尘器滤芯厂家

在中国,可能没有第二个人比曾光明更适合被叫做「娱乐新闻活化石」了。这位曾经的中国大陆第一代专业娱记,挖掘和培养了后来的卓伟和冯科,而今他以合伙人和首席内容官的新身份,加入了注册用户达到6亿、日活用户数超过7000万的快手。

谈起与快手CEO宿华的结缘,「因为我们想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我的人生一直在做记录和传播,他在做记录和分享。他有这样的技术,而我有这样的能力。我们认为,可以一起去探讨记录和传播的边界和极限在哪里。」

7月10日午后,上任半年多的「快手科技」合伙人、首席内容官曾光明趴在电脑前,赶写一篇快手知乎账号小编向他约的稿件。

他身后的白色墙壁上,挂着十几幅彩色报纸版面,纸张已有些泛黄,显示出年代感。不过醒目大图和粗体标题依旧吸人眼球:港星陈宝莲自杀身亡,刘晓庆出狱后第一张素颜照片,演员吴若甫被绑架后的独家专访。

这些在中国娱乐新闻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代表着曾光明作为资深媒体人职业生涯的前半部分。

在这些版面代表的过去里,他被叫做李玩,李小玩,玩叔,小玩总。他过去25年的职业生涯如同娱乐新闻业的编年史:中国大陆第一代专业娱记,都市报娱乐报道采编的先行者,将调查报道引入了娱乐报道创立了中国第一份娱乐专刊,挖掘和培养了中国最负盛名的两位娱乐记者——卓伟和冯科。

在中国,可能没有第二个人比曾光明更适合被叫做「娱乐新闻活化石」了。但此刻,他正代表着快手——当下中国最受关注和用户数量最为庞大的国民应用之一。

「你看到一个少年人,来到他觉得最好的地方,选择了他觉得最好的形象,这是一个年轻人,在追求自己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虽然这个东西你完全看不上。我不会忽视一个追求他生命中最美好事物的年轻人,他们有未来,他们有希望。」

他在电脑屏幕上写下的一段文字,用以回应对快手内容形象「低俗」的质疑。

曾光明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太熟悉。过去他一直在被太多人追问相同的问题,只不过之前的主语是娱乐新闻,而现在变成了快手。

而过去的李玩和现在的曾光明,似乎要做的都是同一件事:致力于信息的生态多样性,并始终与技术和时代产生共振,探索记录和传播的边界和想象力。

一次革新

「快手科技」公司的办公楼位于「宇宙中心」五道口的一座临街大厦。5个月前,这家国民四大应用软件之一的公司在今年3月时获得3.5亿美元的新一轮投资。

与许多备受关注的年轻创业公司不同,快手办公区域的内部装潢没有任何高饱和度的颜色,也没有贴在墙上和挂在屋顶上的各种彩色标语和创始人口号——更像是一栋不显露任何个性、风格近似于20年前的写字楼。

公司的一位员工透露,最开始宿华甚至不愿意把桔色的公司名字挂到楼体上,「因为很多人找不到才挂了上去」。

这大概是一种程序员导向的风格——倾向隐于数字背后,冷酷,客观,不动声色。看上去和新闻也有某种类似:同样要求客观和零度叙述。

这是曾光明在和宿华在认识并聊了十几次天之后,得出的「遥远相似性」。

在这些密集的聊天之前,作为网易史上一度管理事务最多的总编辑,和作为快手CEO,曾光明和宿华都在为了内心的困惑而奔走。

2016年,是曾光明进入传媒行业的第25年,他巧合般地踩过了每一次技术革新和每一种媒体形态,但内心的困惑却越来越大。

「我经历过最好的报纸,最好的杂志,最好的网站。对我个人来讲,可能性好像已经到最大。那么接下来呢,还能做什么?」

在网易的后期,曾光明想要寻找解决媒体行业瓶颈的方案。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他在各个技术论坛里面转来转去,转得多了,很多认识了的工程师们都说很「讨厌」他:「你个文科生跑来干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慢慢地,他发现,这20年来有一些事情是很明确的:「很多所谓传媒行业的变化,其实背后是技术的变化。」

「如果没有激光照排,我们周三才能看到周日英超比赛。90年代为什么会出现时尚杂志的集体兴起?因为彩印机进中国。进入PC、手机时代就更不用讲。所以我很好奇,究竟这个时代里,技术和传播的极限在哪里?」

他找到的答案是人工智能:「因为传统传媒、编辑的能力是有限的,面临海量的资讯,人工智能能够给我们带来无穷想象力。」

2016年3月,曾光明和曹大元九段一起坐在网易的直播室里看了五场人机围棋对战。

他记得,到第三场的时候,内心已经非常清楚:Alpha Go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

棋局结束,曾光明和曹大元坐在那里,默然良久。最后,曹大元讲了一句话:我毕生都在追求围棋的最高境界,希望人工智能带我看到围棋的巅峰,人类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通过AI实现了。

做了25年编辑的曾光明,对棋手曹大元产生了知音之感。他似乎有了一些模糊的方向。他一向喜欢有趣好玩的东西,好奇心甚至驱使他跑去硅谷理解人工智能。「就像你不跟Alpha Go下棋,体会不到它有多么可怕或者多么可爱。」

当他在一个接一个的技术论坛里寻找答案时,工程师出身的快手CEO宿华也在为自己的苦恼和困惑寻找答案。

那时的快手早已成为日活数千万的国民应用,但公司形象始终与低俗和恶趣味的关键词联系在一起。

这间程序员超过80%的公司,在那时还没有专门的品牌传播和公关部门。如何让外界理解快手丰富和复杂多样的真实面貌,是困扰宿华已久的难题。

2016年9月,曾光明和宿华终于在一个视频技术相关的论坛上碰到。曾光明回忆,「坐下一讨论,我们就立刻明白对方是要找的人了」。他甚至认为,他们两个人如果不是走到一起,就会走到正对面。

「因为我们想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我的人生一直在做记录和传播,他在做记录和分享。他有这样的技术,而我有这样的能力。我们认为,可以一起去探讨记录和传播的边界和极限在哪里。」

决策很迅速。刚进公司第一天,就有同事问他,「玩叔,你玩快手吗?」

他能听懂其中的意思:「我不是快手的典型用户,但对一个记者出身的人,那实在没什么特别的。我进快手的时间很短,但我做『快手』这份工作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了。

快手办公室 尹夕远 摄

一个编辑

的确,时间已经很久远了。

上世纪80年末,广西师大英语专业还没毕业,曾光明就跑来广州,进了一家杂志工作。他喜欢油墨的味道,爱在印刷厂里转来转去。

学生时期的曾光明

有一天,李玩发现杂志首席记者的文章印了四页之后,没有结尾就结束了。于是他打电话给她,对方说正忙,让他帮忙把文章补完。

他揣摩文风补了结尾。第二天首席记者在总编面前夸奖了他。他开始进入杂志做人物采访,第一次是采访一位主持社会法制栏目的女主持人。

他还记得文章是这么开头的,「王今从来不用黑色和红色的塑料垃圾袋,其实她家里不用任何类似的塑料垃圾袋,自从采访了碎尸案后,那些装着尸块的黑色的红色的塑料垃圾袋,她再也没法忘记。」

但领导直接掐掉了这个开头。当年,这样的文风是不被允许的,「只能写成某年某月某日下午,天气晴朗,我和王今来到咖啡厅」。

曾光明认为即使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写。没有经历过科班训练的他,一切都是凭借讲故事的本能和语感。

他先后历经《足球报》、《新快报》、《周末画报》后,时间到了1998年。尽管曾光明不愿意参加单位组织的「走进新时代」大合唱,但所有人的确都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时间。

这时,创刊不到两年、在当时看来还只是一张市民小报的《南方都市报》招人了。

他前去应聘编辑,考试拿了90多分,比第二名多了20分。但即使这样,报社人力还是毫不犹豫地在第一批就把他刷下去了。

成为南方报系领导的庄慎之还记得那些传闻,「大概就是说这个人比较野,不是很听话」,但始终认为「性格特点不等同道德评价」的庄慎之拍板留下了他。

北京治疗肾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治疗泌尿外科的医院

治疗急慢性肾炎的医院怎么样